• 人物

    娱乐 · 体育

    田野里的歌者

    记原生态花儿歌手刘明录

    2020-04-03 15:21:52

      刘明录把对故乡的深情化作了激情的花儿演唱。刘明录供图

      一

      巍峨的祁连山横亘在青海省门源回族自治县北部,终年积雪的冷龙岭就像神秘的仙女,若隐若现注视着百里长川发生的或喜或悲或长情或平淡的人间故事,西滩乡簸箕湾村就坐落在祁连山下浩门河北岸的冷龙岭脚下。

      1968年冬,簸箕湾村农民“唱家”刘文秀家喜添第二个男丁。他就是后来誉满大西北的原生态花儿歌手刘明录。由于达坂山的阻隔,门源历来较为闭塞,文化也相对落后,以至于在初次办理居民身份证时,村干部将刘明录的出生年份误填为1977年,这个身份证年龄比他的实际年龄小了足足9岁。在1977年的时候,刘明录已经上了小学,星期天赶着牛羊、漫着花儿与挡羊娃们一起游走在大山深处帮家人放牧了。

      贫瘠的土地,寒冷的气候,落后的生产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依然处于吃不饱饭的状态。然而,还是有许多甘肃和本省其他地方的贫苦农民拖儿带女翻山越岭前往门源讨饭。门源老百姓憨厚纯朴,多数人没有走出过浩门川,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他们往往从自己嘴里省下半个青稞面馍馍或一碗黑乎乎的青稞面汤,施舍给比自己还穷的这些逃荒者。

      刘明录的父亲母亲都有一副好嗓子和一副悲天悯人的好心肠,尤其是他的父亲,不仅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花儿把式,而且非常喜欢青海灯影和地方曲艺。那个年代文化娱乐生活相当贫乏,当村子里来了走街串巷唱曲儿的盲艺人,全村人围坐在盲艺人容身的饲养院一起听他们演唱贤孝、下弦、民间小调,村民们量力而行给对方一点干粮。后来实行大包干责任制,饲养院不存在了,但盲艺人依然来村里唱曲儿,天黑后,往往是刘明录的父亲将这些来自西宁、湟中、大通的盲艺人领回自己家,让他们住在家里,不仅能避风寒,还能吃一顿热饭。有一年冬季,一位姓苟的湟中盲艺人来到村里演唱,他演唱的下弦《林冲买刀》深深震撼了刘明录的父亲,便热情相邀苟先生在家中逗留数日,全村人每天夜里都集中在刘明录家听苟大大唱曲儿,男女老少尽情享受民间曲艺勾魂摄魄的艺术魅力,《林冲买刀》《白鹦哥吊孝》《方四娘》《十不亲》等如泣如诉的旋律,悲怆的故事,苍凉的唱腔给年幼的刘明录留下了无法抹去的记忆,在帮大人干活时,随口就可以哼唱出那些曲儿。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乡亲们在听完苟大大演唱后都不是拍拍屁股走人,而是尽自己的力量,你家一壶清油我家三斤炒面地送给苟先生。

      二

      上世纪80年代初,土地下放给农民自主经营,无奈,簸箕湾村属于多灾地区,庄稼时常遭到霜冻与冰雹袭击,老百姓解决不了温饱问题。1985年冬,刘明录的父亲外出挖金子,金场的天井发生坍塌,父亲在救人时失去了生命,年仅49岁。

      从此,这个贫困家庭雪上加霜,次年刘明录初中毕业后辍学,为家里的生计,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路。17岁的少年怀抱父亲留下的半导体收音机,跟随村里的壮劳力外出搞副业,修公路、挖沙子、挖煤、挖金子什么营生都干过。也就是这个时候,青海人民广播电台每天对农村广播中的青;ǘ、青海地方曲艺勾起了刘明录无尽的思念与回忆,他从小在田间地头听到的父亲演唱的那些花儿一下子都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三尺的白布顶毛蓝,

      顶不住三星的皂帆;

      提起个光阴家难寒,

      漫上个宽心的少年。

      麦子出穗儿豆开花,

      燕麦的穗穗儿吊下;

      我俩的婚姻天配下,

      生死的簿儿上造下。

      尕马儿戴的银铃铛,

      鲨鱼皮鞍子备上;

      忘恩负义的心嫑想,

      好名声留在世上。

      ……

      当初因为避讳,他只能偷偷学唱父亲的花儿,现在他对着大山,对着辽阔的草原,对着奔流不息的河水用高亢明亮的嗓子吼出对父亲的思念,排解日复一日的劳累。只要大伙儿干活累了,就喊他的小名儿要求唱花儿:“尕勤勤,漫一个少年唦!”一首首花儿从心底里蔓延开来,脱口而出:

      三尺的白布顶毛蓝,

      顶不住三星的皂帆;

      提起个光阴家难寒,

      漫上个宽心的少年。

      杨六郎把守在三关口,

      四城门可上了锁了;

      抬起个脚步没心肠走,

      心疼者撇不下你了。

      一对鸭子儿落河滩,

      枪子儿打不散了;

      我俩说下的一万年,

      快刀子斩不断了。

      ……

      花儿是西北人民精神的食粮,是西北男人雄浑的精气神,是西北女人柔情似水的魂。同伴中不乏唱家,有时候对唱,有时候比赛,有时候打擂台。在这样的交流学习中,除了父亲传授的“直令”“尕马令”“门源令”“盘山令”“上山令”“水红花令”“白牡丹令”“咿呀咿令”“沙燕儿绕令”“梁梁上浪来令”“东峡令”“互助令”等等曲令,他又学会了“三闪令”“河州大令”“二牡丹令”“拔草令”“吾屯令”“绕三绕令”“三花嫂令”等众多流行曲令,还有个别生僻曲令如“南乡令”“绵蛋蛋令”等。社会大学给予了刘明录丰厚的回报,会唱的曲令越来越多,唱词的积累也越来越丰富。民间文学开阔了他的视野,滋润着干涸的心田,他在民间艺术的海洋中接受着最原始最朴素的人文思想,懂得了做人的道理。

      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劳作中时光慢慢流逝,与所有农家子弟一样,长大的刘明录也娶妻生子,安守于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但改革开放的春风以不可阻挡之势潜入闭塞的门源,这里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上世纪90年代初,门源县群众自发组织的六月六照壁山花儿会拉开帷幕,架不住同伴们撺掇的刘明录登台演唱,一亮嗓子,整个会场便沸腾起来,一曲唱罢引起一阵骚动,人们争相围观这个年轻后生,群众纷纷称赞:“这个娃娃唱得阿门这么好!”“这个娃娃是谁家的?”实际上这时候刘明录已经二十多岁了,由于营养不良,身材瘦小的他化妆后看起来就像个孩子。

    1 2 3 共3页

    来源:青海日报
    编辑:尹文卓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
    万佳彩彩票注册